<i id="r7fv5"><meter id="r7fv5"><thead id="r7fv5"></thead></meter></i>

    <delect id="r7fv5"><video id="r7fv5"></video></delect>

      <nobr id="r7fv5"><ins id="r7fv5"></ins></nobr>
      <font id="r7fv5"></font>

        <mark id="r7fv5"></mark>

          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導演 賈樟柯 黃土地/聊齋志異/崔健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1:12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賈樟柯

          [提要]我一直在尋找對歷史對年代的記憶,我非常喜歡在電影中拍到時間的感覺,最讓人焦灼的期待就是時間的緩慢前進。 ——賈樟柯

                賈樟柯,獨立電影導演。生于1970年,山西汾陽人。1997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電影理論專業,從1995年起開始獨立電影工作。被稱為是"亞洲獨立電影閃電般耀眼的希望之光"。他編劇導演的故事片《小武》獲得包括第4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亞洲電影獎在內的8項國際大獎。2000年,他的影片《站臺》又獲得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亞洲電影獎和法國南特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2002年,故事片《任逍遙》入選戛納電影節。

                99年冬天某個夜晚,山西太原,一位電影導演為他的新片看完外景,一個人走在回去的路上。這時一個劫匪已經悄悄跟在他的身后,路燈昏暗,街上空無一人,他們的距離在慢慢拉近……

                “老大!”

                劫匪說話了,多么奇怪的一聲招呼。這個也許至今在逃的搶劫嫌犯就象那位著名的縣城小偷——小武一樣,暴力中有無法掩藏的虛弱的本質。

                賈樟柯說:我相信鋌而走險的人背后都有故事。

                同情了小偷的賈樟柯連搶自己錢的劫匪也一塊同情了,并非沒有立場,或許只是一種“人子”心態吧。

                不良少年出身,從小書包里掖著菜刀上學的賈樟柯一直是在危險和無序中成長起來的。打群架、拜把子、寫不入流的詩、跳霹靂舞、翻跟頭,你無法想象一個縣城少年居然干過那么多“妖蛾子”的事。當然令人欣慰的是,他也沒有忘記在打架累了的時候到郵局門口的書報攤上一歇,順便把一本“講德國表現主義”的小冊子看了無數遍,于是我們可以從賈樟柯一路所拍的電影中尋找到他表現主義的根源。

                那是4月的一個早晨,北京雨后初晴,我第一次身邊跟了一個“助手”出去做采訪,他就是沙子樂隊的主唱劉冬虹——一個熱愛《小武》,后悔沒有能給《小武》寫上一段電影配樂的吉它青年。在貼滿了各種海外版本的電影海報的地下工作室里,在賈樟柯不緊不慢的講述中,一種光芒在緩緩上升,越是在地下,越是在高處。

          故鄉小偷

          鳳:我們現在是在青影的一個半地下室聚會,等于半截身子埋在土里,今天跟我一起來的還有“沙子”劉冬虹,哎,冬虹,我覺得賈導真該讓你去演小武。

          劉:他說我特土。(笑) 

          鳳:你感覺他像嗎? 

          賈:我覺得他不像搞搖滾的,(笑)他看上去挺親切的。 

          鳳:《小武》我雖然沒看過,但是我對那個縣城小偷充滿了興趣。據說,那部作品帶有自傳性色彩,你覺得你在精神氣質上有跟小武相通的地方嗎?

          賈:因為這個電影是我第一個電影嘛,在拍的時候肯定是把我很多的人生經驗拍在里面,當然,這些事情不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但是,它是我非常要好的一些朋友,他們自己的一些遭遇,一些生命里面的感受。那時候,我記得是九七年嘛,我還在電影學院讀最后一年,春節回家鄉,發現家鄉變化非常地觸目驚心。

          鳳:山西汾陽? 

          賈:汾陽,對,就是出汾酒的那個地方。原本我打算要拍的是北京的一個故事,然后看到縣城里面商品化以后的轉變之中的一個狀態,我覺得那個是最能觸動我自己感情的一個方向,所以我就馬上改劇本,就寫了《小武》。 

          鳳:怎么會想到找到一個小偷來做電影的主人公? 

          賈:本來我想找的是一個手藝人,后來,因為我覺得的確是我自己生活里面有很多朋友,在青少年的時候就是所謂的不良少年,有一些人的確是在做小偷這個行當,我真的很了解他們。 

          鳳:不是一個兩個的,而是一些? 

          賈:一些,一些,對。小偷在我們家鄉那個地方,它像一個職業一樣,它是公開的,不像,比如說在北京,可能你不知道誰是小偷,在我的家鄉汾陽那個地方,他走在街上,誰都知道他是小偷,所以,他就變得非常地有趣——這個角色,非常的尷尬。看了《小武》很多人開玩笑,覺得,一個小偷怎么會這樣柔弱,這樣的不兇狠?其實,在縣城里面,真的小偷他的負擔,他的道德上的憂慮是非常嚴重的。當然,我拍這電影不是想從道德上來評判小偷這樣一個角色,他在道德上有什么問題,我自己是關心這樣一種人,他們也掙扎在一個生活里面。在這樣一個變化的年代里面,我覺得每個人受到的沖擊都是相同的。你比如說,電影里面,小偷以前的一個朋友叫小勇,靳小勇,他在這個變化里面,他就顯得游刃有余,你比如說,他用一句話就可以來轉化他自己道德上的負擔,他開歌廳,他說:“我是在做娛樂業”,他走私,販煙嘛,他說:“我是在做貿易”。他用兩個詞就可以把所有的道德負擔拋棄掉,但是小偷,他永遠是小偷,偷永遠是偷。所以,在這種所謂的變化里面,有一些人非常適應這個生存,適應這個變化,但像小武,他就是很難適應這個變化的。我把傳統的人際關系,一個理想吧,放在他的身上,他處理人際關系的方法都很傳統,比如說,跟朋友他要講義氣,跟愛人吧,他可能想忠貞不渝,跟父母有血緣的關系,但他最后發現這些東西都變了,不像他想像的那樣,所以他就顯得很茫然。 

          鳳:很無助,一個無助的小偷。 

          賈:所以我覺得小偷這個身份對這個角色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有這么一個堅守傳統道德的人,他的無助和他的失落。

          鳳:哎呀,如果這部片子一旦公映的話,小偷們會不會經常地來光顧一下你呢?(笑)在電影中小武是令人同情的一個角色。如果在現實當中,賈樟柯被小偷偷了的話,你會痛恨那個小偷嗎? 

          賈:當然會痛恨了,一星期之前我愛人就被人家偷東西了。但我知道有一些東西是生命里面不能改變的,你比如說,以前我上小學的時候,那時候中途退學的孩子非常多,小學五年級是一個關口,那時候小學還是五年制,有一些孩子就不上初中了,小孩兒真的很不懂事,七歲加五,也就十二歲嘛,十二三歲就在社會上,他也不能就業,那么,可能就慢慢地學壞,學人家去偷東西,結果被抓進去……我覺得他本來可以好,但是,當他被真的抓進去之后,他好像被命名了一樣,他從十二三歲就被人家命名他是一個“小偷”,所以他無法改變了,他只能做這個職業。所以,我覺得這個社會的運轉方法真的有一些問題,特別是教育的一些方法,十二三歲的孩子,他有不穩定性,他根本不懂事嘛,但是你被命名了,只能在這個行當上奔跑下去,有很多人是很無可奈何的。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1.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