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r7fv5"><meter id="r7fv5"><thead id="r7fv5"></thead></meter></i>

    <delect id="r7fv5"><video id="r7fv5"></video></delect>

      <nobr id="r7fv5"><ins id="r7fv5"></ins></nobr>
      <font id="r7fv5"></font>

        <mark id="r7fv5"></mark>

          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詩人 西川 水滸傳/追捕/王菲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4:01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西川

          [提要]我呼吸/我的心臟會怎麼想/我嘔吐/我的靈魂會怎麼想----西川

                西川,詩人。1963年生于江蘇省徐州市,1985年畢業于北京大學英文系。大學時代開始寫詩,并投身當時全國性的詩歌運動。出版有詩集《虛構的家族》(1997)、《大意如此》(1997)、《西川的詩》(1999)、散文集《水漬》(2001)、隨筆集《讓蒙面人說話》(1997),以及《外國文學名著導讀.詩歌卷》。翻譯有龐德、博爾赫斯、巴克斯特等人的作品。曾獲《十月》文學獎(1988)、現代漢詩獎(1994)、魯迅文學獎(2001)等。1995年應邀參加第26屆荷蘭鹿特丹國際詩歌節,1996年作為加拿大外交部"外國藝術家訪問計劃"的客人訪問薩斯卡圖、圖賈那和卡爾加里。1997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阿奇伯格獎修金赴印度寫作和旅行,同年赴巴黎參加第4屆瓦爾德瑪涅國際詩歌節,2000年受德國文化基金會邀請赴德國進行學術研究。其部分作品被翻譯為多種語言。

                多年以后,小鳳站在王府井大街上,準會記起西川帶她想象一群牛或一群羊呼嘯而來的那個遙遠而感人的下午。當時天特別藍,事先約的一個采訪因為嘉賓臨時有急事而黃掉了,高漲的革命工作熱情不允許我在那個美好的下午一無所獲,于是我從一堆名片中找到西川的電話碰運氣。

                那是一間昏暗的舊屋,下午的陽光很慵懶的照進來,給房間抹上一層暖色。詩人西川到這里取傳真,并且給妻子尋找遺失在這里的一瓶ZHE喱水。他打開一個裝滿雜貨的櫥子,很認真地找著,比給一首詩尋找一個合適的詞還認真。或許他的日子就像那ZHE喱水一樣清晰透明,帶一點粘稠的詩意。

                在西川進門的剎那,電話鈴響了。就是這鈴聲徹底打碎了人民對詩人不食人間煙火的印象。在我無厘頭式的糾纏下,伴隨著“趙雅芝”“宮爆雞丁”各種紛雜的意象,詩人的“青年導師”形象被我毀的一塌糊涂。西川形容這次談話只是“過足了嘴癮”,在我們過把隱就死的笑聲中,你還是可以窺見一個在詞語的深淵和未知的黑暗中趟過的詩人,他內心的高傲和對文學的信仰。 

           

          搶問《虛構》的問題

          鳳:今天能夠找到你真是非常非常地意外,因為你這個電話我已經撥過很多次了,但是從來沒人接,沒想到今天下午一撥就通了。你也是很偶然地來到這間小屋,是嗎?

          西:我已經好長時間不住在這兒了,但是,我的傳真機還在這兒,我是過來取一份德國來的傳真,一份西班牙來的傳真。我剛想伸手拿這個傳真,電話鈴就響了,就是你的。

          鳳:我看到了,這是西班牙的《虛構》雜志剛剛給你發來的一個傳真。

          西:他們在全世界每個國家請一個詩人來談20世紀的詩歌,在中國,他們請了我。

          鳳:因為今天來得實在太倉促了,所以我沒有給西川準備什么問題,可剛才我在《虛構》雜志約稿的傳真上,讀到了四個問題……(笑)

          西:你不能……!(笑)

          鳳:我可不可以,我可不可以問你……?(笑)

          西:這雜志要跟我干起來了!因為他們有首發權。(笑)

          鳳:你可不可以每個問題只給我兩三句話,然后你給他們二三百句話?(笑)第一個問題:"請您對20世紀本國及世界詩歌作一個總結。"

          西:(無奈的笑)20世紀世界信息傳遞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所以詩人之間的交往也越來越多了,很多文學流派都是世界性的流派,很多思潮都是世界性的思潮。

          鳳:第二個問題,您對本國當代詩歌如何評價?

          西:我覺得,全世界現在最活躍的幾個語種,詩歌的幾個語種,一個是英語;再一個是西班牙語,因為西班牙語包括西班牙本土和整個拉丁美洲;另外一個就是中文,我覺得中文也是非常活躍的。

          鳳:第三個問題,您認為在新的千年里,哪一種詩學方向能夠占據主流地位?

          西:這個我沒想好,這個我真是還得想一想。(一起笑)

          鳳:那么,“您陳述一個自己的詩學觀點”,這個大概已經想好了吧?

          西:我曾經給《中國圖書商報》寫過很長的談一千年來的世界詩歌的文章。《中國圖書商報》有一個很大的雄心做這個專題,一千年的詩歌是我寫的,一千年的小說是余華寫的,一千年的哲學是趙汀陽寫的,一千年的……反正一千年的物理學,一千年的政治學什么的。那么,一千年的詩歌非常龐雜了,所以我給我自己列出了幾條原則,一條原則就是,詩歌應該使我們有再生之感。就是我們讀到它的時候,我們好像覺得重新活一遍,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東西。。還有就是我覺得,一個詩人應該能夠從有意義的地方看出無意義來,能夠從無意義的地方讀出意義來,這是一個很大的本領,因為一般人如果只是從有意義的地方看出有意義來,這不是詩人,從無意義的地方看出無意義來,也不是詩人。還有一條,就是針對現在的一些情況說的,現在有些人呢……我經常會碰到一些瘋子。

          鳳:瘋子?瘋狂的人?

          西:對,我寫過一篇文章叫《瘋子、騙子和傻子》。瘋狂這個東西,我覺得如果你瘋狂,那么,你必神秘,如果你瘋狂而不神秘,那么你的瘋狂就沒有意義。還有一個就是在當代,所謂先鋒文化,這一塊兒我們面臨著很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很多人在反文化。我在那篇文章里說,我覺得你可以反文化,但,如果你反文化,你必須用一種邊緣知識體系來反對主流知識體系,怕就怕在,你反對主流知識體系,而你沒有邊緣知識體系,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在和博爾赫斯的夫人瑪麗亞·兒玉見面的時候,我就談到這個問題,就是博爾赫斯他之所以開創了一種新的文學,就是因為他完全喚起了一個知識體系。它的意義已經超出他的小說呀、詩歌呀等等這些東西,它有著更大的知識意義。差不多就這幾條,別的我一下想不起來了。

          鳳:《虛構》雜志沒有想到,他們的問題被我捷足先登了啊。(笑)

          西:我盡量在給他們寫稿子的時候說點兒別的。(一起笑)

          瘋子騙子和傻子

          鳳:詩人肯定有異于常人的稟賦,但還不至于都是“瘋子騙子和傻子”。

          西:都是我這些年來碰到的人,因為我碰到過各種稀奇古怪的人,他們都是因為寫詩,變得稀奇古怪的。比如說,有一個人來看我,他說他是某某,其實他不是某某,但是我并不認識他說的他是的那個某某,我一想,人家來看我,我就請人家進門嘛,我請他進門,他進門的第一句話就說:"圣誕樹叫人砍走了。"弄得我,我是一個寫詩的人,我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么,我說:"你給我好好說話,我也是個寫詩的,你來見我,你不要給我這種下馬威。"那么,這種人就是比較奇怪的人。比如說,有一個騙子,自己出了好像三卷本的一套書,是中國盲文出版社出版的。

          鳳:(笑)盲文出版社?!那是不是都是盲文出的書?

          西:不是盲文出,他可能從盲文出版社買的書號,我就覺得這是特別有象征意義的一套書,那個書寫得糟糕之極!他在前邊說他自己是亞洲的“第二個泰戈爾”,他說他是 “中國著名的外交家和天才家”!我從來沒聽說過"天才家"這個詞兒,沒有!而且他每一本書前邊附了29張照片。一個詩人附這么多照片干什么?而且呢,他還有一張最可笑的照片就是,他在接受美國記者采訪,可是那張照片上只有他一個人。后來我在那篇文章里說:"我們不知道他對面是不是有一個美國記者,如果有,也不一定是美國記者,說不定是個爪哇記者。"(一起笑)

          鳳:這么多的稀奇古怪的人只能算是偽詩人,簡直辱沒了詩人的名聲。

          西:因為詩歌界里的瘋子比哪個行當里都多。

          鳳:那你再說說騙子吧。

          西:上海有一個詩人叫陳東東,有一次忽然接到一封信,信上說:"東東,你還記得那天下著大雨我在火車站送你的情景嗎?"這是一個女孩寫來的信(笑),是從內蒙發過來的。東東那個時候跟我說:"我從來沒去過內蒙,怎么會有人下著大雨在火車站送我?"那么,他估計可能是一個騙子冒著他的名,跑到那兒,又跟人家談了戀愛,又怎么怎么著,最后就跑了。然后東東說:"你看,我什么好事兒都沒撈著,還背一黑鍋。"(一起笑)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1.5分彩